近五成受访者表示 高房价面前可以接受租房结婚_11花网赚

时间:2019-08-10 17:46 作者:11花网赚

佛山兼职日结五台山在密义上,即是文殊菩萨自身;五台宛若文殊菩萨的五髻,也代表着诸佛如来的五种佛智。

莲师传中说: 五台的五峰,即是如来五智,亦是五方佛五智如来的表征。所以五台山密意亦即金刚峰顶,即是金刚法界宫,亦是五方佛的净土。这也是文殊菩萨顶上现起五髻五智的标帜,同时,亦表征大圣文殊具足如来五眼,圆证三世诸佛之究竟。” 五台山曾有一百零七处圣迹,有的已无明显的踪迹,一些已被历史湮没,还有一些新建的寺院。此山又名清凉山。从山脚下环绕一周约六十二公里。古德们说:五个台是报身的五蕴清净为五种智能而自现五方佛。中台是毗卢遮那佛,乃身的化现;东台是意自现的不动佛;南台为功德所现的宝生佛;西台是长寿佛,系口的化现;北台系事业的化现不空成就佛。若论化身净土,中台是殊胜的文殊童子道场;东台乃智能文殊道场,主息法;南台道场主增法;西台系狮吼文殊道场,主怀业;北台是无垢文殊道场,主诛法。修法者可根据自修的不同本尊或息、增、怀、诛四大事业选择相应的地点,可获得快速的加持。

而隋文帝更曾因感应下诏在五台山的五峰山顶上建寺,供奉五种文殊的化身,即:

东台一望海寺一聪明文殊菩萨 南台一普济寺一智慧文殊菩萨

西台一法雷寺一狮子文殊菩萨 北台一灵应寺一无垢文殊菩萨

中台一演教寺一孺童文殊菩萨 恒年献祭至今不绝。

佛陀在《文殊师利法宝藏陀罗尼经》告诉金刚密迹主菩萨说:“我灭度后,于此赡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振那,其国中有山,号曰五顶。文殊师利童子游行居住,为诸众生于中说法。”而《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也宣说文殊菩萨住于东北方的清凉山,领导着一万名大菩萨精进修行。《清凉山志》上记载,东汉明帝时,已有迦叶摩腾来到此山建立灵鹫寺;而且自北魏孝文帝游中台时创建了大孚灵鹫寺后,至盛唐时山中的寺院已有三百六十座。历代以来有许多修行人在此成就,来自印度、中国西藏的朝礼者,更是络绎不绝,菩萨化现圣迹更是不可计数。

五台山也是为世界三大金刚座之一

成佛之前皆要坐于此处入金刚三摩地,摧毁三界的烦恼障和所知障而大彻大悟,由于入金刚定的缘故,此地称为金刚座。五台山是中国四大名山与佛教圣地之首,而且与藏传佛教关系甚深,其各圣迹皆为藏汉佛子共尊的朝圣圣地。。修建西藏第一座寺庙桑耶寺时,就是以桑喜所得的五台山寺庙图为模本,才将之建成为印、汉、藏三式合一的建筑。在桑耶寺初建的壁画上也画了《华严经》的内容。

在五台山东台附近,所谓清凉大尸陀林中,曾经有持明者西日桑哈、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士、智者加纳思札、大班智达布玛莫札、大译师贝若扎那等大成就者在此入甚深禅定。特别是善财童子于此首次拜见文殊菩萨并发菩提心,而后依止一百一十位善知识,最终由文殊菩萨加持,真实见到犹如大海般的普贤坛城,宣说普贤行愿。 大成就者们如观音、普贤、大势至、无垢称、善财等地上菩萨及眷属与文殊菩萨在此辩经,发种种神变。

大圆满的祖师布玛莫扎以虹光身长住于此,直至此劫坏空。十六罗汉、佛护尊者、清凉国师等大德也曾在此修行。 为了一切如母的苦难众生消除业障,积累福慧资粮,我们该精进努力朝拜三宝事业的显现--圣地、圣像、塔寺等。

五百位阿罗汉常住清凉山

自古至今,发生过三次显应的事迹——

其一,隋朝开皇初年,有五百位清净的僧众,栖居在中台山麓修习禅定,常有天龙八部诸天人前来供养,过了夏天,这五百位僧众却又隐去了踪影。

其二,唐朝贞观年间,慈恩法师在名刹华严寺传授菩萨戒法,当时突然来了五百位比丘发心来求戒,闻受戒法以后欢喜而去。

其三,明朝永乐辛巳年间,永乐皇帝颁下了御制佛名曲经,无意间约有千余位僧众不知从何方而来,接受了皇帝设斋供养以后,散入林泉山谷之中,从此不再出现。

另外,传说佛陀的亲子,亦即密行第一的罗睺罗尊者,也曾化迹在五台山上。

所以在五台山上有一首《赞肉身罗睺》的诗:

罗睺尊者化身来, 十二年中在母胎。

昔日王宫修密行, 今时凡室作婴孩。

瑞严肉髻同千圣, 相好真容现五台。

能与众生无限福, 世人咸共舍珍财。

朝圣观一切为文殊化身

某西藏大师远由西藏到五台山朝圣文殊大士。在到达五台境内后,大师见人即拜。由于大师当时已大有名气,此举令他的随行弟子十分困窘,一直劝止不绝。大师后来遇上了一个补鞋匠。鞋匠面前有一盘洗鞋用的污水,臭味薰天,大师却安然对鞋匠礼拜。鞋匠把一污鞋装着洗鞋水给大师饮用,大师显得十分高兴,照饮如仪如尝甘露。此时众弟子按捺不住了,显得十分不安,大师却突然为其弟子强灌了一口污水。在弟子再张眼看时,面前的鞋匠早已变化成为文殊师利了,再看四周,在他眼中所有的人都就是文殊的化身!

西藏人在传统上有一个习惯,在踏入五台山境时,会买下第一位前来兜售东西的人之货品,不论自己是否需要!此举源出于种种文殊化现的故事,故藏人在朝山期间,不论甚么人,他们都尊为文殊之人间化现而恭敬对待,绝少拒绝他人的要求!

五台山除了有著名的大寺十座外,还有殊圣之地介绍:

文殊与维摩对谈处

据《人唐求法巡礼记》卷三:“从(西)台西下坂,行五六里,近谷有文殊与维摩对谈处。两个大岩,相对高起,一南一北,高各三丈许。岩上皆平,皆有大石座。相传云:文殊师利菩萨共维摩相对见谈之处。其两座中间,于下石上有师子蹄印,踏人石面,深一寸许”。

金刚窟

从台怀镇沿东台路旁的小道至五郎庙继续前行约一百米的祖师塔旁有一个金刚窟,是佛与佛子的密坛。迦叶佛时,罗萨王将金银写成的三藏显密经续以自己身上的宝贝装饰后伏藏于此。以后印度的持明大成就者佛护尊者(中观应成派初祖佛教息结派的创始人印度高僧“帕当巴桑吉”尊者,梵名“佛陀波利”,印度人称“嘎玛拉稀拉”,也是是藏地历史上有名“顿渐之争”的印度高僧“莲花戒”,在汉地又为达摩祖师。详见相关博文)在此虹化。

《清凉山志》载:“此窟为万圣(一万尊佛)之密宅,神、乐、曲、藏等经书收藏于此”。本来是五台山最神秘之处,有窟无寺。唐永淳二年(683),印度高僧佛陀波利将《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及密法传入五台山时,受文殊接引,隐入金刚窟至今不返。大历二年(767),无着禅师至五台山传播牛头禅时,受文殊指点,入化般若寺,留下“前三三与后三三”的神密公案。在此虹化。布玛莫扎祖师以无死虹身于娑婆世界未坏之时常住于此,每100年化身一次到藏地弘扬无上大圆满。唐大历年间,温州元着禅师得一老翁指点,始在此建造寺院,分上下两院,有一尊五台山最重的(七千斤)铜药师佛,还有文殊铜像,普贤石像。因疑老翁为文殊化身,遂命名寺院为般若寺,意为“智慧”,也即文殊洞。 按祗洹图云,祗洹内有天乐一部,七宝所成,笺日,又按灵迹记云,此乐是楞伽山罗刹鬼王所造,将献迦叶佛,以为供养,迦叶佛灭后,文殊师利将往清凉山金刚库中,释迦佛出时。却将至祗洹,一十二年。文殊师利还将入清凉山金刚窟内。又有银箜篌,有银天人,坐七宝花上,弹此箜篌。又有迦叶佛时金纸银书大毗奈耶藏银纸金书修多罗藏。其后有名的高僧如无着、法照等都曾在金刚窟见到文殊化现的种种神异之事。可惜,蜚声中外的上述二寺一窟在1970年7月被林彪一伙炸毁,兴建了“林彪行宫”,还名之曰:“茅蓬山庄”。现在只留下一座祖师虹身塔。

那罗延洞

最有加持力的罗延窟位于东台的东北面,沿小径约两百米左右。夏天颇为凉快,洞内的水是冰冰的,内有龙王的化身。金刚手菩萨与文殊菩萨曾于此探讨佛法。晋美彭措法王在此亲见文殊菩萨,并着述了“文殊大圆满”。《广清凉传》卷下载:“那罗延洞者,在东台东侧,洞门向东,深二丈余,..,然深不可测,时有冷风拂面,传云:此洞与金刚窟皆大圣之所宅也。”敦煌遗书《五台山赞》云“佛子北台东脚那罗延,弥覆盘徊曲连,有一天女名三昧,积米如山供圣贤”。

上善财洞

上善财洞乃文殊菩萨与善财童子见面的地方,具有大加持。出上善财洞后边的一个小门50米就是尸陀林这是第三代大圆满祖师西日桑哈虹化成就的地方。 所谓清凉大尸陀林中,曾经有持明者西日桑哈、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士、智者加纳思札、大班智达布玛莫札、大译师贝若扎那等大成就者在此入甚深禅定。特别是善财童子于此首次拜见文殊菩萨并发菩提心,而后依止一百一十位善知识,最终由文殊菩萨加持,真实见到犹如大海般的普贤坛城,宣说普贤行愿。 大成就者们如观音、普贤、大势至、无垢称、善财等地上菩萨及眷属与文殊菩萨在此辩经,发种种神变。下善财洞寺院后方有法王顶果钦哲仁波切的纪念塔。上师法王如意宝就在此五台山圣地造《忠言心之明点》,在法王传记里也讲到法王来此尸陀林,有七位神奇的儿童来听法。

佛母洞

清朝之干隆皇帝的国师章嘉大师(藏文Changkya Rolpai Dorje)便在汉地五台山佛母洞中(注:五台山佛母洞为金刚瑜伽母圣地之一)证悟了这种境界。在他出洞后,所见到的世界已俨然是庄严的清净空行净土!他虽然当时仍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身处我们同样身处的世界中,但其所体验到的这个世界与我们所见到的是完全两码子事。

清凉寺

清凉石:据说上面无论坐多少人也坐不满,系古代龙王供养菩萨的宝座。 在清凉谷岭西畔,厚六尺五寸,围四丈七尺,面方平正,自然文藻。或能容多人不隘。古者尝有头陀趺坐其上,为众说法,梵音琅琅,异状围绕,望之悚怖,近之即失。后人目其所坐之石,曰曼殊床。

大白佛塔

应右绕此塔.顶礼三宝时,应边拜边持咒“刚秋森拉香擦洛纳摩曼字西日耶纳嘛色西日耶纳嘛俄达玛西日耶梭哈”。顺时针右绕塔寺等圣地时应诵经行咒“纳摩达厦 抵扎嘎拉萨瓦热列纳扎雅雅纳嘛扎到卡四扎到卡萨瓦巴邦贝(be)薛达讷 梭哈”,或持百字明亦可。

大白塔处是五台山的中心标志。大塔是阿育王所造八万四千塔之一有本师本释迦牟尼佛舍利,小塔纪念五台山佛教文殊菩萨。大小二塔,名冠全山。大塔全称“释迦文佛真身舍利宝塔”,明建。塔顶覆盖有铜质塔刹。整个塔的外部用白灰覆抹,故俗称大白塔。而佛陀的真身舍利更在无忧王时,就传说已在此建立舍利塔。所以五台山上有阿育王塔,其赞诵为:如来真塔育王明,分布阎浮八万城。震旦五峰添圣化,满朝七日放光明。云霄感得楼台观,宝刹标题善住名。无限梵香诸道俗,龙华三会必同住。可见得五台山圣地,也是佛陀真身与诸圣者所欢喜之地。《古清凉传》中载:“大孚寺北四里,有王子烧身寺,其处,先有阿育王古塔,至北齐初年,第三王子,于此处求文殊师利,竞不得见,乃于塔前,烧身供养,因此置寺焉”。

白塔边佛陀脚印

佛陀之脚印 足下平满,没有凹处。足下轮形,千辐轮状.当年罗汉摄摩腾尊者以神通观出内有舍利子,是最重要的圣迹。大白塔上方南面有一个佛的脚印,是佛准备圆寂时留下的一个脚印,脚跟上有千幅法 L的吉祥图案,帮助将来朝拜的人清净业障、往生净土。这是唐朝时名显(译音)的高僧将印度的脚印图描给皇帝供奉朝拜,明朝大德明启(译音)化缘后刻于石头上供奉于白塔的。

文殊菩萨的发塔

白塔东面有个门,出门后三十米左右系文殊菩萨的发塔。相传文殊菩萨显圣遗留的金发就在其中。在台怀镇塔院寺内,有一个小佛塔称为“文殊发塔”,其由来特别殊胜,深受藏传佛教僧俗所尊崇。在北魏年间,五台山的大孚灵鹫寺(中国佛教史上第二最早之佛寺)逢春三月会举行大型的“无遮斋会”。所谓“无遮”,即任何人等皆可参与盛会之意。有一次,一个贫妇带同一个小孩,手抱婴孩,尾随一狗来到赴斋。在排队经过登记布施供养的接待处时,贫妇由于无财可施,便切下一截头发作供品。知客并未把这份肮脏的头发放在眼内,随手就把它丢在一旁了。贫妇向知客僧说:“我赶赴另一地方,请先把斋食予我。”,这时虽未到派斋时分,知客僧也行个方便,给了一个饭盒予妇人。妇人却说:“我还有一个小孩要喂呢!”,僧人便又多发了一个饭盒。妇人又要求:“还有我抱着的娃娃!”,僧人又再送多了一个饭盒。妇人却仍表现得不满足,要求僧人为她的狗也准备一份,僧人沉住气也就照办了,哪知妇人仍说:“我肚还有一个孩子呀!”,僧人这时就忍不住了,发脾气骂贫妇浪费僧食、贪得无厌。此时,妇人吟了二段偈文:“苦瓜连根苦,甜瓜彻蒂甜,三界无着处,致使阿师嫌!众生学平等,心随万境波,百骸俱舍尽,其如憎爱何!”,然后化成文殊大士,狗儿变成绿毛白身雪狮子,婴儿与小童化为天上的童子,全部腾空而消失了,在场的人纷纷下跪礼拜。刚才发脾气的知客僧此时知道自己因着分别心而有眼不识泰山,即时因羞惭而痛欲自挖双眼忏罪,却被众人阻止了。最后他在塔院寺(当时塔院寺与灵鹫寺为主院与分院关系)立塔,把妇人供施的头发供放塔内,并在石板上雕刻了贫妇与眷变化升空之景像立碑,以警后人。此碑现仍保存下来,在圆照寺可以看到。

灵鹫山菩萨顶

中台的山脚向上有灵鹫山菩萨顶,乃缘起第一寺,加持力特别大。 汉朝,明帝于即位七年神变月的一天梦见金色神人,有三寻(寻、弓,两臂张开的距离)高,此系大支那众生善根因缘的成熟。明帝派宰相王适找寻神人,迎来了印度的罗汉摩腾与班智达竺法兰。二位尊者在印度以神通观出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开启的因缘即将成熟,于是应明帝之请,携带一尊佛像、大小乘经典、一钵佛舍利,于火兔年冬月抵达汉土。国王见到佛像与金色神人完全一样,生大欢喜,请教二尊者:汉地有高僧大德长住否?尊者答:有,在五台山,文殊菩萨永远长住传法,但业障轻的人看的见,其余的人比较难。第二年,二尊者赴五台山,用神通看见阿育王塔(现在的大白塔),对明帝说:圣地的核心像印度的灵鹫山,造一座寺院对未来很好。国王生起了真实的信心,修建了一个得信灵鹫神殿,现在叫菩萨顶。

飞来佛塔

显通寺北七里许的塔儿沟,有座寺院叫宝华寺.寺的前院,有座燃灯佛母塔,,高约丈余,为藏式瓶形塔,四角均有小塔,座基四周有石雕鱼、龙、象、马、牛、羊等形象。相传这座塔的塔基在西藏,塔身在西宁塔儿寺,塔尖是飞来塔儿沟的。很久以前,有位上了年岁的老人,直进塔儿沟,那时这里只有六、七户人家。这位老人挨家挨户地说:“今天中午,有座塔尖要落到这里,大家赶快把贵重物品搬出去,以防房倒来不及。” 大家都说这位老人是个疯子,因为塔类是不会飞的,谁见过会飞的塔尖呀.这位老人急得团团转。他看见一个六岁小孩地好里玩耍,他走过去二话没说,拍了一下孩子的脑袋,小孩就乖乖地跟他走了。这一下,把全沟的人轰动了,都跑出来追赶。人们赶到他跟前,刚要揪住打他,突然天昏地暗,当面不见人,大风刮得呼呼直响。只听见轰隆一声人们都被震得目瞪口呆。转瞬间,风停云散,太阳又照在头顶上了,却见一座大铜塔法和四个小塔尖摇摇摆摆飞到佛母塔上,同时又看见几处房屋震塌。人们这才明白过来,老人是为了救大家的性命啊!当回过头来再找老人时,已无影无踪不行去向..传说,那位老人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为了防止塔尖再飞到别的地方去,人们在正殿里用楠木雕塑一尊文殊菩萨,这样就能锁住塔尖。因为塔尖是西藏飞来的,所以人们就叫它为西藏飞来塔。

  原标题:近五成受访者高房价面前,可以接受租房结婚

  近日,有媒体总结出90后单身原因TOP3:圈子小、工作忙、对爱情幻想过于完美。据报道,面对购房压力,有不少90后表示可接受租房结婚。对此,你怎么看?

  本期“京报调查”(新京报与清研智库联合推出)就此展开调查。

  ■ 旁边评论

  买租之选实则是生活方式之选

  十几二十年前,为了买房结婚,大多数人还会激励自己“努努力攒个首付”,那时买房还是件可望可即的事。而现在,正如有媒体报道的,连在北京金融街工作的博士也已“不谈买房好多年”,买房俨然成了大多数人的奢望。当高昂的房价成为多数人结婚难以逾越的障碍时,租房结婚自然会成为不少人的选择。

  在国人传统观念中,只有自己的房子才有家的感觉,才有安全感。住在租借的房子里,始终是寄人篱下。于是不惜倾尽几代人的积蓄,甘愿做房奴也要买房,节衣缩食还房贷几十年甚至直到退休,在得到房子带来的所谓“安全感”的同时,也在无形中被房子“绑架”了接下来的人生。

  太早被房子固定下来,就意味着未来人生放弃了很多可能性。这对渴望变化的年轻人来说尤其不能接受。

  与买房结婚相比,租房结婚则有更多的自由。省下的钱可以做两个人喜欢的事情,不管是充电还是创业,是旅游还是发展兴趣爱好,都能量入为出,避免无谓的巨大压力,收获另外一种“我的人生我做主”的安全感。

  是买房结婚还是租房结婚,看似对房子的选择,实则是对未来生活方式的选择。如果说租房结婚能够让婚姻少些压力,让生活多点轻松,也未尝不是一种值得肯定的理性之选。

  □井彩霞(媒体人)

责任编辑:覃肄灵